与你共生

法国跨性别艺术家艾迪·杜边(Edi Dubien)出生于1960年代。他青年时期的巴黎轰轰烈烈,性别话题方兴未艾。而他既不是狂热的社会活动家,也没有着意迎合时代潮流。性别问题对他而言,是像呼吸一样再自然不过的存在。他用绘画和雕塑,呈现出一个由人、动物与植物拼出的自我,永远年轻,永远心怀渴望。这个自我与外部世界和个人回忆建立起了一种独特的联系,可以说是超前于他所处的时代。大约十年前,英语世界和法语世界的思想家们开始关注“人新世”这一地学概念,并在对它的探讨与反思中走进了后人类时代,迎头赶上杜边笔下的孤独少年和他的那些生灵伙伴。杜边的周围突然热闹起来,一批新的受众开始透过他的作品想像他的过去,想像人与自然始终为一的关系。来自东方的天人合一思想随工业时代的到来曾被人遗忘,如今又重新回到了我们的视野。

杜边作品安静的表面下暗藏着炽热的生命力和诗意。他喜欢吕克·图伊曼斯(Luc Tuymans),两人绘画的笔触颇有几分相似。他还喜欢丢勒(Albrecht Dürer;他笔下的动物)、马里奥·梅茨(Mario Merz;他打造出一个个小屋时对粗劣有机材料的挖掘和运用)、和约瑟夫·博伊斯(Joseph Beuys;将救他于命悬一线时的毛毡和油脂艺术化成了一个关于生存的破茧神话)。这些男性艺术家背后的故事往往带有某种英雄主义色彩,杜边一边受其影响,一边在自己的画作中抹去了那浓烈的戏剧性,在反英雄的轻声细语中讲述着极为私密又极为普世的故事。

杜边的作品流露出一种普鲁斯特式的气质,不断唤醒着他童年时代的经历:巴黎充满禁锢,而奥弗涅(位于法国中部)的乡下则解放了天性。他的首场美术馆展览原定于今年春天在里昂当代艺术博物馆举办,如今被推迟到了同年9月。

艺术家访谈

第1部分

1. 你的创作主题主要有哪些?你的第一次公开展览是在哪年,是出于个人志趣还是受人邀请?

ED:我的作品是关于我的生活、我的观察、我的知觉、我的感受,以及我周围的事物。作品与我同时进化。我把握事物的方式是有偏颇的。在我看来,无论是对我个人还是对生命本身,“转变”都是一个非常关键的概念。我一直想成为一名艺术家并展示自己的作品,但我个人的情况使得这件事变得非常复杂。从来没有人鼓励过我这样做。这种渴望来自于我自身,似乎是对我自己的肯定,通过作品我希望能够找到与他人相处的方式。我的第一场展览是受藏家的邀请,在90年代初在一个名为Totem的时装展厅里举办的。

2. 自然在你的作品中起着重要的作用,但并非西方传统意义上的“风景”。你与自然的关系是怎样的,这种关系是如何建立起来的?

ED:小时候,我的假期经常在奥弗涅多姆山脚下的祖父母家中度过。就是在这里,我建立起了与自然的联系。这是一个小孩和祖母之间的爱的故事。她总是把我叫成她的小宝贝。我平时都住在巴黎,但在那儿并不快乐。来到奥弗涅的田野中,我发现了自己,结识了伙伴,感到自由和快乐。森林里的动物、植物,树木,一切都非比寻常。我意识到自己是大自然的一部分。它不在我之外。我一直做着这个关于大自然、关于爱的纽带的梦。

3. 布鲁诺·拉图尔(Bruno Latour)、菲利普·德斯科拉(Philippe Descola)、芬西安·德斯皮特(Vinciane Despret)以及最近的艾曼纽·科恰(Emmanuele Coccia)等许多法国(或使用法语的)思想家都在探讨生态问题。这对你的作品有何影响吗?比起这些理论的影响,你是否认为自己的创作与那些将自然融入作品的当代艺术家更为接近?

ED:我并不认为我的作品受到过这些影响。但是,欣赏他们的作品、阅读相关书籍给我带来了极大的乐趣。我作品的养分来源于我的生活:童年的破裂,作为一个孩子对自由的向往以及随之而来的挫败,与自然、动物、动物的直觉、以及我们所在的这个世界的智慧之间的情感联系。

4. 你的作品中有童话、儿童文学的影子。有没有哪个童话故事最先给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你的作品中最早涉及到的童话故事又是哪个?

ED:多尔诺瓦夫人的《青鸟》、《安徒生童话》、《小熊杰里米》和后来的《驴皮公主》。我总是喜欢有关王子公主或者关于化身的故事,但我从不将其用在我的作品中。我画画不是为了给童话故事画插画,而是想将图像用作一种隐喻,来讲述我自己的故事。

5. 2019年你的一些绘画作品来到了东京展出。对你而言最上手的媒介是什么?你创作的作品有绘画也有雕塑,你是否有尝试过视频作品?你的创作主题是否会随使用的媒介变化而发生变化?

ED:我还没有过视频作品,但我真的很想拍电影。创作手段的改变不会改变任何事。并没有哪种媒介是我尤为偏爱的。我喜欢大尺寸的作品,也喜欢画小幅的手绘。从二维到三维或者反过来从三维到二维,给我的思路和精神带来了很多自由和活力。还有许多作品我想在东京展出但还没能实现,等下次有机会的吧。

6. 你如何在作品中表达性别层面的“转变”以及有机体、跨物种层面的“转变”?你是如何做到涅槃重生的? 我在这里联想到了一些八九十年代的“流行”文化元素,比如DC出的《沼泽怪物》。漫画文化对你而言是否重要?

ED:我不了解《沼泽怪物》,也不太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我不会去“想”,如果这么说能说得通。我忠于自己的感觉,这对我来说尤为重要。我的作品最接近我自身。我不会去把事物智性化。我只是顺其自然。在有机层面上,存在即合理。重要的是我所感受到的种种关联。我从最打动我的地方入手,然后进一步探求其本质,努力与我的作品进行对话,从而超越自我,传递出某种信息。

提问:S.

第2部分

1. 在整个艺术史中,你最欣赏的艺术家有哪些,为什么?

ED:我想我的眼光浪漫,喜欢那些可以看出有所承诺的作品。我喜欢丢勒、道格拉斯·戈登 (Douglas Gordon)、吉娜·潘恩(Gina Pane)、吕克·图伊曼斯、马里奥·梅茨、库奈里斯 (Jannis Kounellis)、约瑟夫·博伊斯 、伦勃朗……我有很多喜欢的艺术家,要怎么选其中之一呢1?我也喜欢原生艺术和通俗艺术。

2. 你绘画中的人物常常是独自一人,当然有时有其他物种相伴。你觉得孤独意味着什么?

ED:孤独贯穿着我的童年和之后的一生。孤独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永远要表达自己的感受。

3. (一个《生活大爆炸》问题)地衣是由藻类和真菌两个不同物种组成的生物。如果你可以选择与另外一个物种融合,你会选什么?为什么?

ED:我不知道……我身上已经有一种融入了周围环境的感觉……为了做到这一点,我认为我们首先需要对我们自己的物种(无论是植物性还是动物性)有清晰的了解。我一直对这种状态有着直观的感觉,但并非出自科学的眼光。我们其实有很多相似的特征:我们都活着,而且无论是植物还是动物,生命都意味着交流、生存本能、和单纯的生活。

4. 如果今天你可以和另外一个时间点的自己共度一天,你会希望把什么时候的自己带到现在?你们会如何度过这一天?

ED:不,我想我会很难过。

5. 在你看来,不同文化中的酷儿问题本质是相同的还是不同的?酷儿艺术实践呢?你是否有过相关的经历?

ED:如果你要问我是否是酷儿,那就跟问天空中是否有太阳一样。酷儿与跨性别无关。你可以选择是不是酷儿,但你无法选择自己是不是跨性别。

6. 你如何看待儿童以及儿童形象在艺术作品中的表达?

ED:儿童?我觉得人们很少给儿童成长和自由的钥匙。无论我们年龄多大,我们总是一样的。在我看来,儿童被过度利用了,包括在艺术中;人们却很少提及他们自己内心的那个孩子。

7. 你的作品中是否有某个主色调?如果有,这个色调最适合身体的哪个部位?

ED:一种褪了色的色调,和精神一样。

提问:Z.

Edi Dubien

2020年4月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img_1524-2.jpeg

Voyage solitaire
(独自旅行)

280×180, 布面丙烯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p1010299_-_copie-3.jpeg

Te souviendras tu de moi ?
(你会记得我吗?)

130×97, 布面丙烯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img_8279.jpeg

Les beaux colliers pour les enfants sages
(给好孩子的漂亮项链)

130×97, 布面丙烯, 2018

艾迪·杜边于艺术项目《Herstory》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edi-pic.jpeg

艾迪·杜边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